Minor

想变成你

人生海海

1.

假期里一直糟糕的作息,快开学时便想着调整调整,从前几日开始,早早地就合上了电脑看起书来。书是喜欢的作者写的关于冰岛的游记,她的文字好像比起以前也有了很大的变化,而之于我,也开始从一味的盲从变为现在对有些字句表达手法的不适,却还是在她出书的消息公布后变得雀跃。大概是很久没有看她写的散文的关系,原本应该跟着她的脚步去看冰岛的冰海与极光却不知为何地回忆起复读那一年的事。一时冲动,久违地跟老白聊起天来,大概从进入大学后就再也没有跟老白像这样全盘托出地聊过天了。

2.

老白是我复读班里最早成为朋友的人之一。那时心里压力大,成天为了一次考试喜为一次考试忧,不快都也在脸上,脾气也不太好,人也矫情。不知不觉就养成了跟老白互发晚安的习惯。复读期间没什么娱乐活动,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晚上睡觉前打着台灯看几页书,我通常会在这几页书里把我觉得写得好的话发给老白再附上晚安。当然这个习惯在毕业后也跟着消失了,我不再跟谁说晚安,也忘了枕边的书。复读的学校在偏僻的郊外,周围除了其他学校什么都没有,每到周末小摊贩就会在学校外的空地上摆摊,不够好吃也不干净,却恰好能缓解疲倦了一周的食堂的味觉。我和老白经常一起散步,从复读的学校走到附近的大学,一路也没什么路灯,老白有时会拉着我快步向前走,我跟老白聊天时她也提到,那时我们一起走去大学城,一路上都在聊梦想,没有什么多余的烦恼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担忧,唯独仅仅只有梦想。我们也在大学的操场上散步或躺在操场上,我们讨论着中传、川大、川农的大学面积,也讽刺着绝对不会读现在散着步的这个大学。我们聊到这件事时,老白对我说“然后你真的去了中传。”

3.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既不幸运却又幸运的人。人生的起起落落来得跌宕起伏。第一年高考时我真没什么印象,只记得语文作文写偏了题这对当时高三作文一向拿高分的我有些难过,当然这小小的难过立马被我第一年低得惨不忍睹的分数带来的绝望淹没了。我记得我看到自己的成绩变得手足无措,发着抖地走在厕所门口,和着花洒的冲水声才敢告诉正在洗澡的妈妈自己的成绩。高考带来的几家欢喜几家愁,我绝望地将当时的qq签名档改成了“死”,然后我的姐姐在下面回复“了都要爱”,这成为我那晚上我唯一笑出来的时刻。带着“完蛋了”的念头恍惚报着志愿,阴差阳错地让第二批次的所有志愿全部脱档,最后录取了三本的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我当时苦笑,录取通知书上要是能去掉最后四个字就好了。

然后我开始复读,为了逃离父母的唠叨和熟悉的环境,我选择去另一个城市复读,那是老白的家乡。复读一开始的座位老白坐我的斜后方,后面换了位置老白还是坐我的斜后方。复读的时候我显得幸运,开始的一个月里,觉得自己也没有完全投入,付出的些许努力却见到了成效,往后的成绩一直高涨保持相对稳定,然后开始坚定想考中传的念头。跟老白一起互相鼓励,当时度日如年的时间回首一看,还是快得可怕,我还没来得及把每个同学的名字和脸记住,时间就过了大半。记着有段时间,我特别想在模拟考拿一次全班第一(因为前四次模拟考拿了二三五四名)就很认真地准备,结果那一次模拟考平时跟我成绩接近的同学都发挥失常考到了十名开外我一不小心就拿了第一。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一紧张就干呕,当时公布名次时我紧张得干呕,又恰逢我要打扫教室卫生,回到教室时发现名次已经唸过了,知道自己第一后回到自己座位上时老白握着我的手对我说“我相信你。”那是那时我听到最温暖的话了。

4.

然后经历了第二次高考,我和老白都在本校考,考完最后一堂英语后我开心地跑去跟老白拥抱,老白说她兴致不高,不知道为什么提不起劲儿来。后面吃散伙饭的时候没吃几口菜就一直喝酒,不一会儿头就开始懵了,老白跑过来跟我说“我好了我好了”便开始发疯似地到处拥抱劝酒,拉着我叫我跟闹过矛盾的同学和好。大家欢歌笑语,晃神足蹈地把一年来的所有压力都宣泄在酒精和欢呼声里。酒梦初醒的第二天迎来最漫长的一次道别。

5.

高考完的第二天我就回家了,明明是期盼了一年的事离别时突然间变得沉重,大家来自四川的各个城市,为了复读聚集到一个城市里来,那一天乘着不同车辆离开,大巴与火车,汽车与飞机,给这座城市划下一道道不同的轨迹。回家后第二天去了庙里给我和老白还有几个朋友祈福,在香火和佛像面前给老白打电话,“你猜我现在在干嘛。”,得到的回答是“我对过高考答案了。”我一愣神,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老白说她感觉不太好叫我也回去对一下答案。而后便是估分出分报志愿的过程。我是幸运的,高考发挥还算正常,考入理想的大学,老白却发挥失常进入一所普通高校。我在北京,她在成都。往后的日子里,随着距离带来的疏离我与老白联系也变得越发的少。或许是没了同一的梦想,无法继续热忱地谈天说地,把梦想放得比什么都重。在我受着来自身边的人给的压力的同时老白开始做起了代购。我一开始看到这个消息时心里有点暗暗难过,觉得老白荒废着她的大学时间,但我并没有去告诉她,转而投入自己匆忙的生活里。后来看着老白代购也挣了一些钱开始觉得老白也还不错。我在两个月前去大使馆参加了成人礼,发了朋友圈,老白评论我说“觉得你越来越优秀,我们越来越远。”,所谓“你能看到的别人的生活都好过他们真实的生活”,我并未觉得自己优秀,只是当几日前的大学同学浏览着我复读时发的qq动态,有一条是“我觉得我可以”,他评论说“真的可以了”,突兀地那条动态的两年后有了新的改变,那一刻,我才觉得,好像自己还是个不错的人呢。

6.

与老白还差几个月都快两年未见了。她说她变得比以前好看了,开始打扮收拾起自己来。前几日与老白聊完天后到凌晨四点才睡着。老白说下学期开始要努力学习了,想考去重大的研究生。我们彼此说着加油。我并不能保证以后的日子里我会和老白有多么频繁的联系,也不能保证我与她是否还能继续热忱地聊着梦想聊着彼此分开的这一年半载的生活。只是希望,又一个夜里,这些在没有路灯的道路上与老白一起畅谈的关于梦想的日子又泉涌般地融进夜色里时,老白也好,我也好,能时光倒流般地回到那个湿漉漉的操场。

7.

人生海海。

愿老白一切安好,愿老白前程无量。

评论(2)
热度(7)

© Min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