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or

想变成你

好运先生

1.

我要讲的,是七君的故事。

2.

七君是我姐姐的朋友。跟我倒是不熟,我姐姐带着我跟他吃过几次饭,小时候又在同一个院落里长大,彼此的家长也都认识,偶尔也能从家里人的谈话里听到七君的名字。而我最近听到的是,七君要结婚了。

3.

七君是同性恋,在我年纪稍长后第一次跟着姐姐去吃饭的时候就知道了。那时七君的男朋友也在,我因为第一次与他们吃饭的原因显得拘束。七君动作夸张,说话也不饶人,他挥舞着手臂为了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实实在在是一个开朗的人。

后来有一次,七君叫我一起出去吃饭,我在饭局无意听见他在与朋友谈论他男友的事。他朋友问他:“你对象还是他吗?”,他说:“还是。“”那都几年啦?“”七年。“我被七年这个数字惊了一下,因为知道这个圈子里的感情长久的并不多,而七君在那时27、28的年纪,与他的男友在一起了七年。我不知道这七年他们是怎么过来的,只知道一定不容易。

几乎占据七君最青春的时光的这位先生。

4.

昨天跟着姐姐一同回舅舅家里吃饭,七君也在。

姐姐开车,车上还有其他的好友与姐夫。我与七君之间夹了一个人。七君跟姐姐说起手腕上纹身的事。他说有一天创可贴没了,遮不住纹身,被同事发现了,一直在问他,纹身的”HY“是什么意思,他当时回答说是好运的意思。他说他的同事都太精明了,如果说实话一定能被猜出来。而只有我们知道,”HY“是他男朋友的名字,也就是被我叫做好运先生的人。

吃饭途中,七君跟舅舅喝着酒,舅妈也一个劲儿地问,怎么一个人来?不是说还要带上女朋友吗?七君说女朋友今天有点事就没能来。他们一直聊这件事,聊婚嫁,聊生子。七君一边与舅舅碰杯一边说着,说明年5月份的样子结婚吧,说还是5月份结婚比较合适,说孩子什么的生女儿好,说那时候姐姐的孩子也都能带来参加婚礼了。姐姐与她的朋友在一旁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一度都快相信,七君跟大众别无二致地在为自己的婚礼花费各种心思。而当七君左手放下酒杯翻转过来时,手腕处的”HY“还是提醒着我,这些话他说着说着也就习惯了,习惯到甚至不用借助手里的酒精,也能一五一十地把这些讲出来。

我突然对七君钦佩起来。

5.

我不想去说这个世界的世俗眼光,那确实是无可厚非的事。

6.

只是,我的故事很短,不出几个月,我可以从我的感情里走出来。

但七君的故事太长了,长到跨越了七君的整个青春。他与好运先生相识,一起走了这么多年过来,哪怕是我经历的两个多月,我也觉得回忆很多,更何况这整整几年。

我不知道七君是怎么接受这件事的,我也不敢去问他。

只是或许,当我们也到那样的年纪,10年后的我们,观了些世界也看了些社会,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让你一点办法也没有的事太多了,你眼巴巴地看着这些事,你也只能告诉自己,即使这样,生活也还是要过下去。

7.

打碎了的牙也能往肚子里吞。四处碰壁找到第五个出口就好。遭遇不公便忍气吞声。受人排挤就一个人好了。

如果这就是未来的话,我们迟早会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把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所有的那么多的没有办法的事全部解决掉。

“我有办法,我选择接受,我交给时间。”

8.

我没有从七君的口里听到他的故事。

他的故事我笼统也只能讲这么多了。

我不知道好运先生现在跟他怎么样了,在七君最痛苦的时候,我在远方过着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的生活。

我不能去安慰也没能去了解。

我只能去祝福。祝福七君也祝福好运先生。祝福他们现在失去的所有以后都会以另一种形式还给他们,不论那种形式是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

祝他们真正好运。

 

 

 

评论(3)
热度(3)

© Min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