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or

想变成你

我与老领

1.

我与老领相识在09年的夏天。

我其实不大记得那个时候初见老领的感受。但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那个时候。

2.

逐渐变得熟络起来是因为阿权的关系。老领跟阿权的关系不错,慢慢地就开始融入到我们的团体里,从那个时候开始,买一些东西的时候也想起来有老领的存在,会记得带一份老领的回去。后来跟老领成了同桌,关系便开始真正亲密起来。

那时我跟老领坐在教室角落里的最后一排,我老妈不让我用手机,老领新换了手机也正值微博正火起来的时候,看着老领每天上课刷着微博,心里也痒痒的,想方设法从老妈那里拿到钱买了手机,也开始跟着老领刷起了微博,随着成绩的骤降,手机最终还是回到了老妈的手里,我也从最后一排被调回到第一排去坐。

但从那以后跟老领的关系变得越发好起来。

记得有一晚,跟老领聊天,他问我“你是不是gay?”,我也反问他,他说“我有男朋友,哎呀,说完好害羞。”,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老领这样闷骚的人也会去爱。

高中后面的日子,过得极其腐败。每周日下午都打着出去做作业的名号,跟老领有时带上阿权、老米去找个咖啡厅或契茶店里,一坐下,作业倒是没做几道,便一个劲儿地聊了起来。然后又带着又愧疚又开心的心情一行人嘻嘻哈哈地走回学校。

毕业那天,我们大家都哭了,晚上老领跟我回我家里住,那天晚上说了些什么多得我也不记得,但我记得我借着酒意盘着腿对着他说,我跟我喜欢的男生接吻了,想起来好像真的过了很久了。

3.

高考失利。我选择复读。

复读因为通讯的原因,每周能用手机的机会不多,但时不时地还是能接到老领打过来的电话,说的话也无非是加油啊之类的。

但那年冬天,老领和老米、阿权一起,到我复读的城市里来看我。我带着以前高中班里的其他朋友一下课就打着车急匆匆地跑去他们所在的地方。我记得当时他们仨坐在麦当劳里。我走在天桥上,从麦当劳硕大的落地窗里看见了他们,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吃完饭后,夜也快深了,我们在一座天桥上,看着下面川流不息的车辆及人群,扯着嗓子对着下面大喊“XXX,加油啊”(XXX是我们各自的名字),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我们也真是青春的过分。我们勾着肩或互相依靠着,为了彼此所期待的未来而吼出“加油”两个字的自己啊。离如今的自己真的过了好远好远。

4.

而后我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在升学宴的时候,也恰逢老领的生日。我给老领定了蛋糕,当时老领眼里都含泪了。回家后,我又跟老领盘着腿坐在床上聊天。聊很多很多,家庭呀,学习呀,未来呀,聊得累了就把之前约好一起要看的电影都给忘了。

5.

老领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他坚强而又肯吃苦。

我也是后面才突然意识到,老领之前的恋爱与失恋也仅仅简单地跟我提了提,他在经历失恋痛苦的时候并没有要死要活地来找我诉苦,或者去向其他人诉苦,他全部一个人默默地接受了。他去喜欢别人,去放弃对别人的喜欢也都没有向我提过,只是事后说起来,他不痒不痛地再告诉我这些事。

他也曾跟着他老爸去深圳打暑期工,挣了好几千。但也很辛苦。包括现在,他已经在实习,每个月拿着几千的工资,却干着倒白班,夜班的工作。有时日夜颠倒,有时枯燥无聊。但他也没有向我抱怨些什么,反倒是来安慰我向他的一次又一次的抱怨。

老领把好多事都藏在心里,不愿说出来。他的难受也好,他的在乎也好,他的爱也好,全部藏在心里。

记得还在高中的时候,老领经常觉得我们不够在乎他,但他不告诉我们,默默地在微博上发一条吐露心情的话,每每我们看到就会跑过去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也会誓死抵赖说没事,没有的事。

但现在老领也不发那些话了,大家也慢慢成熟起来。彼此不再说爱,说在乎。只是心里也知道,这五年一起走过来谈何容易。电话响起,听到对方的声音,就安心了。

6.

老领为我做过很多事。

为我排忧解闷,为我生日录制视频,给我陪伴,也给我安慰。

但好像我为老领做过的事情却那么少。

前段时间的失恋,老领也是一直陪着我。有一天晚上,他在微信上告诉我“你要好好的啊”,然后给我打了电话。那一阵子,我每天都会跟老领打电话,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说的都是些老话题,但就是不停地想跟他说话,听到他的声音就好像他陪在我身边似的。

那时,在考完期末考试和小学期之间会放一个七天的假期,我说我想回四川但老妈不给我打钱,他说“我给你打”。我一下子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老领做过的让我感动的事情还有好多好多。

但我也希望,我也能接到他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的心事,他说他喜欢上了一个人,他说他们在一起了,他说他们分开了,我也希望能去知道老领的这些事,像他当初陪伴我一样地去陪伴他。

前几天,我发了一篇lofter给老领看,埋怨他是不是好久都没看过了。他说,其实没有,他每一篇都有看,只是没有发表评论,默默地看了就好。我一下子觉得好安心。昨天更新的lofter也没有发给他,今早就收到了他的赞和评论。知道他其实有意无意在关注着我的生活,一下子就觉得什么也不怕了。

7.

我跟老领认识在09年的夏天。

如今是第五个年头,也即将跨入第六个年头了。

知道彼此这一路走来有多么不容易。也很感激对方的一直陪伴。

像夏天不可缺少的西瓜、冷气、冰棍和蝉鸣一样,不知不觉中老领也成为我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人事。

但所幸人生路漫漫,今后与老领一起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不敢多奢求些什么。

只是希望,多年以后,我还是能和老领像现在一样,坐在床上,谈家庭、梦想与爱情,谈我们想谈的人或事,然后入睡。

8.

“喂?”

“喂?你又怎么了?”

“没事。只是想对你说,有你真好。”

(写给老领的20岁生日)

评论(3)
热度(6)

© Minor | Powered by LOFTER